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广州新启航家教服务有限公司

推荐课程

联系我们

联系人:王老师
电话:020-8454898
邮箱:lfshaoye@sina.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高招实录:傲气高分生向高校开条件!

编辑:广州新启航家教服务有限公司  时间:2012/03/28  字号:
摘要:高招实录:傲气高分生向高校开条件!
高校到各地争抢高分段考生,这是每年高考季上演的“暗战”,可谁知较量竟会如此惊心动魄!一位连续7年参加招生的复旦老师近日发表博客,讲述了今年在重庆招生时的所见所闻——高分考生及其家长辗转在签约学校间的百般纠结,为进入心仪专业而苦苦等待的千般焦虑,“被志愿”考生被班主任老师“抓走”的万般无奈……罕为人知但如电视剧般跌宕的故事,向我们道述着高考的另一面:高分确实赋予一些考生比他人更好的选择专业和前途的机会,但最终能把握自己命运的,还只是少数。
  每年招生犹如打仗,7、8天的驻守,每天开至凌晨的碰头会,几百通的咨询电话,持续不断的考生及其家长的接待,随着网络志愿填写系统关闭的那一刻,瞬间世界安静了。
  昨天(6月28日)傍晚6点是今年重庆关网(即考试院填报志愿系统关闭)的最后截止时间,这一天也是忙乱和压力达到顶峰的时刻,因为招生战最终要见分晓了。
  674考生 站在北大尾巴上,傲气地向其他高校开条件AM7:00 听到电话条件反射地从床上跳起来,尚未完全清醒。一考生家长来咨询报生科(生命科学学院)还有没有希望,这么热门的专业怎么可能留到最后一天呢。当然,我们所说的热门和当地考生所认为的热门显然不是一回事儿。说来也奇了怪了,尽管各地考生一直都很追捧经济类专业,但今年似乎走向了极端,来向我们咨询的学生95%以上首选经济,语气之肯定、选择之集中可以说是数年之最。
  AM8:00 一家三口来宾馆咨询,考分相当高,674,已踏北大理科分数线,比我们预录取学生的最高分还高一分。家长说孩子北大是要的,但只能给冷门专业,孩子不喜欢,来我们这儿想要最好的专业——经济。这个情报我们在24小时之前就已经获得了,清华拦到677,北大拦到674,北医(北京大学医学部)拦到668,目前的形势就是和北大的尾巴以及北医争抢高分段考生。
  与前几年不同,这次我们为了能抓到北大的尾巴,特地和北大订了同一间宾馆。可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间宾馆里藏了包括我们在内的6所高校,北大、浙大、上海交大、同济、北航,大家楼上楼下争夺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674”这一家子感觉上相当傲气,自以为以北大的分数线可以和其它任何一所高校大谈条件,除了经济其它专业不屑一顾。说实话,这个分数我们是想要的,但是复旦一样有自己的骨气和尊严,复旦绝对不是你退而求其次勉为其难的选择,如果基于这个前提即使招到了高分学生,她们对复旦依然不会有什么感情。因此,我们只是告之,如果今天有预录取违约经济的学生,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她们。
  670考生 纠结在“经济”与“临床八年”之间,最终改签AM9:00 陆续接到消息,开始出现预录取后反悔的个案。这是最让人恼的情况,几乎每一个签预录取的学生及其家长,我们都从得知高考成绩第一时间开始追踪、反复沟通确认,电话和面谈的次数都不下五六次。前一天刚签的书面协议才过了一晚上就反悔,唉。投入很多心血后被挖墙角,总是很不爽。
  AM10:00 一位昨晚签约的“670”考生及其家长来找我们,想要将经济学改签为临床八年。这个考生从一开始就不断地在经济和临床八年间徘徊,母亲坚持让其学经济,而她父亲则倾向于读临床八年,孩子在最初的时候曾依稀表达过想读临床八年,之后很快又犹豫不决。一家子从得知高考分数之后就一直纠结于此,几乎每天必来宾馆报到,向不同老师咨询专业取向。
  在我看来,这是完全不同的职业发展轨道,本应是一个很容易做的选择。绝大部分考生在十二年的学海中基本就没考虑过自己的未来,根本都回答不出到底喜欢什么,而是一窝蜂地聚焦在所谓热门专业上,其实很多时候他们“被志愿”,往往来自于父母和高中老师的主观判断。我们问考生为什么要想读经济,家长抢着答曰将来要从事经济活动,真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回答。
  对付这种盲目而茫然的考生,由远及近从生涯指导的角度来帮助他们锁定专业方向还是可行的。当然这种互动漫谈式的咨询仅限于招生宣传的初期阶段,到了后期家长就只关心什么分数进什么专业。显然,这个孩子依然在左右摇摆中,我记得昨天她一边口口声声说决定了要读经济,但签完约后却看不见任何欣喜的表情,果然今天变卦了。好在我们手里还藏了一个临床八年的扩招名额,既然现在这个选择和学生本人最初所表达的意愿吻合,我们决定帮她办理改签手续。离开时,孩子笑得很开心。
  668考生PK672考生 只为争抢经济专业名额AM11:00 匀出了一个经济的名额,我心里一直盘算着用这个热门专业来抓一两条高分的大鱼。我们并不满足于签668-673北医分数段的考生,野心勃勃地想挖一条674北大本部分数线以上的考生。此刻,一大早那位“674”女生跳进了我们的视野,立刻电话了解该生目前的动向和基本情况,他们商量了一下表示还是很想来复旦的。也就在此时,一位理科“672”考生家长又来电咨询,说学经济一直是孩子的梦想,但是这个分数在668北医的录取分数段内,老师逼着孩子一定要选北大,孩子这几天都快崩溃了,问是否还有希望读复旦的经济。这时,有一个抉择放在我们前面,“674”是我们希望签到的最高分,但有消息称该生还填报了香港大学。“672”的孩子机会没那么多,但他渴望复旦经济。我们招生组的意见也出现了分歧,最后组长坚持复旦是一个可以改变孩子命运的地方,而不是签个漂亮分数自我欣赏的,理由充分,严重同意。立刻联系“672”,请他第一时间来宾馆签预录取协议,考生接到电话欣喜若狂。
  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我在走廊上瞥见一家子坐在电梯口,眼巴巴地望着我们这边窜进窜出的工作人员。这一家子早上8点多就过来了,也是昨天已经签了工商管理的,这个“668”的小男孩儿一直在问我们还有没有经济,盼着读经济。就经济来说,他的分实在没什么竞争力。同事也愁眉苦脸地说,跟他们讲过好几次,劝他们不要在这儿等了,但他们依然很固执地坐在电梯边的地毯上,静静望着我们。他们也听说“672”的孩子在赶过来的路上,知道自己孩子分比别人低,没提什么无理要求,只是安静地在一边等着,或许是他们要亲眼见到那个孩子的出现才会死心吧。
  672考生 签约时被冲进来的班主任一把抓走PM1:30 一直等着的“672”考生终于出现了,我们初步了解了一下他目前尴尬的状况。
  在此,先对绝大多数不了解招生的朋友做一下简单的背景说明。绝大部分省市(大概就除了北京和上海)有这样一个共识,排名靠前的高校有个2+7组合,2即第一方阵的北大、清华,7即位于第二方阵的复旦、浙大、上海交大、中科大、哈工大、南大、西交大等。一所高中能够体现它们教学质量的重要标准,就是每年考进北大清华的人数,各地区的重点高中也就是靠着这个人数来招自费借读生的。因此但凡考进北大清华的学生都能拿到五万到十几万不等的奖金,不仅如此,该考生的任课教师和班主任也能拿到几万的奖金,这个奖金的额度每年都在递增。至于奖金从何而来?以重庆为例,有重庆市级奖励,还有所在区县级的奖励,再有高中给的奖励。至于学校的奖金从何而来,自然就来自于这些自费借读生,真正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面对丰厚的经济账,学生一旦踏上了北大清华线,即使很不愿意去读很冷门的专业,也会受到来自于学校和老师异常强大的压力,眼看着几万奖金要打水漂了,高中老师们的动力是无限的。其中,最美的就是北大清华了,又不用自己出钱,有人捧着把考分最高的学生送给他们。唉,复旦啊复旦,尴尬的境地啊。我们很多第一次做招生的院长书记们出发前都信誓旦旦将目标直接锁定在文科前二十和理科前五十,当在电话中听到对方客气却异常坚定的“谢谢老师,但我从来没考虑过复旦”时,内心的苦涩油然而生……眼前的“672”孩子,看上去的确很憔悴,他告诉我们他的分数可以进北医,也可以任意挑专业,但是他一点儿都不想去读医科,一直向往读经济,但是学校老师不断给他压力,逼着他必须去读北医。他来咨询我们都是偷偷的,不敢让老师知道。我们组长跟他聊了很久,给他讲明其中的原委,帮他放下包袱,坚持自己的理想,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讲的他很听得进,突然冒出来的经济专业对他来说就像根救命稻草。他马上说要签预录取协议上网填复旦。就在我们签协议的当口,他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电话那头传来了班主任的声音,只听他不断地跟电话那头说:“老师,对不起,我真的不喜欢学医,真的对不起。”放下手机,他很无奈地告诉我们,他的班主任老师很生气。我们继续签协议,他刚落笔签下他的名字,就冲进来一个陌生男人,直接把这个孩子拉了出去。应该猜到这个陌生男人是谁了吧,正是他的班主任老师,直接追到了我们宾馆。他们两人在走廊上讲了很久,又打了好几通电话,看这架势,我们也知道大势已去。唉,可怜的孩子啊。
  668考生 电梯边苦等7小时,为一个理想的专业PM3:30 离闭网时间越来越近,凭经验基本格局都已经定了。我们手上继续留着这个宝贵的经济学专业名额,本来也是扩招的名额,用不用掉我们都没什么压力。这个时候,我们又想起了从上午开始一直坐在电梯口等经济专业的那一家子,孩子分数是668,挺高的,也已踏上了北医的分数线了。同事说,他们一直都没敢离开,连午饭都没去吃,直到10分钟前才被劝走。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打电话,把他们叫回来,签。我们的确很佩服他们的执着和坚持,7个多小时等下来,但一家子异口同声说7个小时不长,为了能读到自己理想的专业,就是饿着肚子再等7个小时他们也愿意。这一家子每个人脸上都笑得很灿烂,连声道谢,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只是按规则一步步进行而已。
  PM4:00 工商管理换了经济,那现在我们手上又匀出来另一热门的工商管理专业。还没等我们商量接下来怎么办呢,一通咨询电话打了进来,“664”考生的家长,也是每天都要来咨询的一位家长,劈头盖脑地问:“听说你们多出了一个工商管理的专业,就是我们那孩子的同班同学刚换的,我们能来签工商管理吗?我们现在就在楼下。”这也传得太快了吧!我转头问组长现在怎么办?其实,我们一直都觉得高考既有公平性也有其残酷性。说实话高考总分差个10分的孩子,从能力上讲基本没差异,但在学校选择和专业选择上差别就大了去了。都是一些很出色的学生,有机会就千万不要浪费了,目前要工商专业的学生中她是不是最高分,如果是就叫过来,签。没两分钟,这个“664”已经坐在我们屋子里了。
  664女生 已经到手的工商管理却因2分之差被抢PM4:30 我们组长在跟“664”进行签约前例行公事的谈话,我到隔壁去拿资料,在走廊上正巧碰到刚跟一对父子结束长达1个半小时谈话的同事。他们现在也正准备签预录取,专业是电子信息科技类。那个父亲还问老师能不能再扩招一个工商管理,他的儿子太想读这个专业了。我随口问了一句:几分?666。我停住脚步,都要工商管理,一个666,一个664,从公平原则来讲肯定应该就高不就低啊。赶紧转头叫停“664”正要进行的签约,把“664”母女和“666”父子分到两个房间稍作休息。
  也就是这么1分钟的样子,两个孩子的命运又在瞬间发生了改变。“666”男孩已经做好退而求其次的打算了,现在突然自己最喜欢的专业有了,瞪着两个大眼睛反复地问:“我真的可以签工商吗?我真的可以读工商了吗?”就在这孩子上网填写志愿的时候,男孩的父亲接到了另一所高校打来的挖人电话。那头不断套家长的话,然后胸有成竹地说:“复旦能给你的我们全都能给你,复旦给你工商,我们直接给你经济,你快过来,我们保证你立刻就可以读上经济专业。”我在一边偷笑:你也不问问人家到底喜欢什么,人家就看上工商了,此次挖墙脚行为以失败而告终,哈哈。
  相比较,这个“664”女孩儿和她的母亲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换了谁也不太能接受这个现实。女孩子临走时对我们招生组长气呼呼地说了一句:“我对你们所谓大家风范的学校失望透了。”留给我们一双哀怨的眼神。
  PM5:00 离关网只有最后一个小时,大家都累得不想动了。这时传来一个消息,又有一个昨天跟我们签预录取的学生被挖走了,专业还是工商管理。唉,看来这世界诱惑实在太多了。咦!又是工商管理哦。我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了组长,十分钟前刚被那小女孩儿拿话噎过,真担心啊。哈,gentlemen到底是gentlemen,组长说,我们是代表复旦的,不可掺杂个人因素,我个人没问题的,OK的,打电话,签!我一下子蹦到了电话机边上,感觉到此刻按键盘的手都有点儿发抖,心里默念,有了有了,快来吧!信息登记上的第一通电话没打到人,第二通电话没人接,第三通电话无法连接……最后一小时不到的时间,如果找不到她们,不管是她们还是我都会很懊恼的。再打,终于接通了,我只说了7个字:“复旦的,赶紧过来!”再一次见到这个女生时,她的眼睛红红的,整个人的状态有点儿木木的,估计也是被这1小时内来回折腾给折腾懵了,我们隔壁电脑上填写志愿的网页早已打开等着她了。她一边填一边掉眼泪,等填完递交正常退出时,我看着她的侧影,那个瞬间我的眼睛一热,耳边就听到我们组长在说“刚才不好意思啊,我们也得按规矩办……”,家长则不断地在说谢谢。而我心里涌出了三个字:圆满了。
  672理科 被父亲逼出“牛棚”
  PM5:50 先后接到两个电话,连续两个理科报生科的学生又被挖走了,一个被挖去了北医,一个不知去向,按成绩推测,应该不是交大就是浙大。生科在我脑海中一直都是聚集牛人的“牛棚”,最后一刻,这么好的专业被连续挖走两个,此刻补都来不及,白白浪费了两个生科的名额,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而且,其中一个672的学生对生科有着很浓厚的兴趣和明显的潜质,但其担任中学教师的父亲却坚持认为,走生科这条路周期太长太苦,坚决不同意。连续四天,我们天天做工作,欣喜地看到并感受着这位父亲态度转变的过程和孩子天真脸庞逐步展露出的笑容,在最终确定专业签下预录取的那一刻,我以为我们的坚持终于帮他找准了一条最适合他发展的道路,没曾想,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心里空了……PM6:00 关网了。今年的争夺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我们都不是做招生的专业选手,有很多技巧性的东西也还不懂,但我理解的招生绝不是分数和专业简单对接式的萝卜填坑,我们有太多的责任和感情投入其中,这大概也是学校为什么坚持让教授们带队出来招生的原因之一吧。当然,我的理想主义还受到了一个观点的影响:在中国,高等教育是真正能够改变家庭的社会阶层分布的关键性渠道,每个孩子不仅在选择着自己的未来,同时也背负着一个家庭的命运。
  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我在走廊上瞥见一家子坐在电梯口,眼巴巴地望着我们这边窜进窜出的工作人员。这一家子早上8点多就过来了,也是昨天已经签了工商管理的,这个“668”的小男孩儿一直在问我们还有没有经济,盼着读经济。就经济来说,他的分实在没什么竞争力。同事也愁眉苦脸地说,跟他们讲过好几次,劝他们不要在这儿等了,但他们依然很固执地坐在电梯边的地毯上,静静望着我们。他们也听说“672”的孩子在赶过来的路上,知道自己孩子分比别人低,没提什么无理要求,只是安静地在一边等着,或许是他们要亲眼见到那个孩子的出现才会死心吧。
  672考生 签约时被冲进来的班主任一把抓走PM1:30 一直等着的“672”考生终于出现了,我们初步了解了一下他目前尴尬的状况。
  [本文来源:http://www.51fsjj.com/news/news39_126428.html  高招实录:傲气高分生向高校开条件!]
  在此,先对绝大多数不了解招生的朋友做一下简单的背景说明。绝大部分省市(大概就除了北京和上海)有这样一个共识,排名靠前的高校有个2+7组合,2即第一方阵的北大、清华,7即位于第二方阵的复旦、浙大、上海交大、中科大、哈工大、南大、西交大等。一所高中能够体现它们教学质量的重要标准,就是每年考进北大清华的人数,各地区的重点高中也就是靠着这个人数来招自费借读生的。因此但凡考进北大清华的学生都能拿到五万到十几万不等的奖金,不仅如此,该考生的任课教师和班主任也能拿到几万的奖金,这个奖金的额度每年都在递增。至于奖金从何而来?以重庆为例,有重庆市级奖励,还有所在区县级的奖励,再有高中给的奖励。至于学校的奖金从何而来,自然就来自于这些自费借读生,真正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面对丰厚的经济账,学生一旦踏上了北大清华线,即使很不愿意去读很冷门的专业,也会受到来自于学校和老师异常强大的压力,眼看着几万奖金要打水漂了,高中老师们的动力是无限的。其中,最美的就是北大清华了,又不用自己出钱,有人捧着把考分最高的学生送给他们。唉,复旦啊复旦,尴尬的境地啊。我们很多第一次做招生的院长书记们出发前都信誓旦旦将目标直接锁定在文科前二十和理科前五十,当在电话中听到对方客气却异常坚定的“谢谢老师,但我从来没考虑过复旦”时,内心的苦涩油然而生……眼前的“672”孩子,看上去的确很憔悴,他告诉我们他的分数可以进北医,也可以任意挑专业,但是他一点儿都不想去读医科,一直向往读经济,但是学校老师不断给他压力,逼着他必须去读北医。他来咨询我们都是偷偷的,不敢让老师知道。我们组长跟他聊了很久,给他讲明其中的原委,帮他放下包袱,坚持自己的理想,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讲的他很听得进,突然冒出来的经济专业对他来说就像根救命稻草。他马上说要签预录取协议上网填复旦。就在我们签协议的当口,他的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电话那头传来了班主任的声音,只听他不断地跟电话那头说:“老师,对不起,我真的不喜欢学医,真的对不起。”放下手机,他很无奈地告诉我们,他的班主任老师很生气。我们继续签协议,他刚落笔签下他的名字,就冲进来一个陌生男人,直接把这个孩子拉了出去。应该猜到这个陌生男人是谁了吧,正是他的班主任老师,直接追到了我们宾馆。他们两人在走廊上讲了很久,又打了好几通电话,看这架势,我们也知道大势已去。唉,可怜的孩子啊。
  668考生 电梯边苦等7小时,为一个理想的专业PM3:30 离闭网时间越来越近,凭经验基本格局都已经定了。我们手上继续留着这个宝贵的经济学专业名额,本来也是扩招的名额,用不用掉我们都没什么压力。这个时候,我们又想起了从上午开始一直坐在电梯口等经济专业的那一家子,孩子分数是668,挺高的,也已踏上了北医的分数线了。同事说,他们一直都没敢离开,连午饭都没去吃,直到10分钟前才被劝走。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赶快打电话,把他们叫回来,签。我们的确很佩服他们的执着和坚持,7个多小时等下来,但一家子异口同声说7个小时不长,为了能读到自己理想的专业,就是饿着肚子再等7个小时他们也愿意。这一家子每个人脸上都笑得很灿烂,连声道谢,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只是按规则一步步进行而已。
  PM4:00 工商管理换了经济,那现在我们手上又匀出来另一热门的工商管理专业。还没等我们商量接下来怎么办呢,一通咨询电话打了进来,“664”考生的家长,也是每天都要来咨询的一位家长,劈头盖脑地问:“听说你们多出了一个工商管理的专业,就是我们那孩子的同班同学刚换的,我们能来签工商管理吗?我们现在就在楼下。”这也传得太快了吧!我转头问组长现在怎么办?其实,我们一直都觉得高考既有公平性也有其残酷性。说实话高考总分差个10分的孩子,从能力上讲基本没差异,但在学校选择和专业选择上差别就大了去了。都是一些很出色的学生,有机会就千万不要浪费了,目前要工商专业的学生中她是不是最高分,如果是就叫过来,签。没两分钟,这个“664”已经坐在我们屋子里了。
  664女生 已经到手的工商管理却因2分之差被抢PM4:30 我们组长在跟“664”进行签约前例行公事的谈话,我到隔壁去拿资料,在走廊上正巧碰到刚跟一对父子结束长达1个半小时谈话的同事。他们现在也正准备签预录取,专业是电子信息科技类。那个父亲还问老师能不能再扩招一个工商管理,他的儿子太想读这个专业了。我随口问了一句:几分?666。我停住脚步,都要工商管理,一个666,一个664,从公平原则来讲肯定应该就高不就低啊。赶紧转头叫停“664”正要进行的签约,把“664”母女和“666”父子分到两个房间稍作休息。
  也就是这么1分钟的样子,两个孩子的命运又在瞬间发生了改变。“666”男孩已经做好退而求其次的打算了,现在突然自己最喜欢的专业有了,瞪着两个大眼睛反复地问:“我真的可以签工商吗?我真的可以读工商了吗?”就在这孩子上网填写志愿的时候,男孩的父亲接到了另一所高校打来的挖人电话。那头不断套家长的话,然后胸有成竹地说:“复旦能给你的我们全都能给你,复旦给你工商,我们直接给你经济,你快过来,我们保证你立刻就可以读上经济专业。”我在一边偷笑:你也不问问人家到底喜欢什么,人家就看上工商了,此次挖墙脚行为以失败而告终,哈哈。
  相比较,这个“664”女孩儿和她的母亲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换了谁也不太能接受这个现实。女孩子临走时对我们招生组长气呼呼地说了一句:“我对你们所谓大家风范的学校失望透了。”留给我们一双哀怨的眼神。
  PM5:00 离关网只有最后一个小时,大家都累得不想动了。这时传来一个消息,又有一个昨天跟我们签预录取的学生被挖走了,专业还是工商管理。唉,看来这世界诱惑实在太多了。咦!又是工商管理哦。我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了组长,十分钟前刚被那小女孩儿拿话噎过,真担心啊。哈,gentlemen到底是gentlemen,组长说,我们是代表复旦的,不可掺杂个人因素,我个人没问题的,OK的,打电话,签!我一下子蹦到了电话机边上,感觉到此刻按键盘的手都有点儿发抖,心里默念,有了有了,快来吧!信息登记上的第一通电话没打到人,第二通电话没人接,第三通电话无法连接……最后一小时不到的时间,如果找不到她们,不管是她们还是我都会很懊恼的。再打,终于接通了,我只说了7个字:“复旦的,赶紧过来!”再一次见到这个女生时,她的眼睛红红的,整个人的状态有点儿木木的,估计也是被这1小时内来回折腾给折腾懵了,我们隔壁电脑上填写志愿的网页早已打开等着她了。她一边填一边掉眼泪,等填完递交正常退出时,我看着她的侧影,那个瞬间我的眼睛一热,耳边就听到我们组长在说“刚才不好意思啊,我们也得按规矩办……”,家长则不断地在说谢谢。而我心里涌出了三个字:圆满了。
  672理科 被父亲逼出“牛棚”
  PM5:50 先后接到两个电话,连续两个理科报生科的学生又被挖走了,一个被挖去了北医,一个不知去向,按成绩推测,应该不是交大就是浙大。生科在我脑海中一直都是聚集牛人的“牛棚”,最后一刻,这么好的专业被连续挖走两个,此刻补都来不及,白白浪费了两个生科的名额,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而且,其中一个672的学生对生科有着很浓厚的兴趣和明显的潜质,但其担任中学教师的父亲却坚持认为,走生科这条路周期太长太苦,坚决不同意。连续四天,我们天天做工作,欣喜地看到并感受着这位父亲态度转变的过程和孩子天真脸庞逐步展露出的笑容,在最终确定专业签下预录取的那一刻,我以为我们的坚持终于帮他找准了一条最适合他发展的道路,没曾想,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心里空了……PM6:00 关网了。今年的争夺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
  *我们都不是做招生的专业选手,有很多技巧性的东西也还不懂,但我理解的招生绝不是分数和专业简单对接式的萝卜填坑,我们有太多的责任和感情投入其中,这大概也是学校为什么坚持让教授们带队出来招生的原因之一吧。当然,我的理想主义还受到了一个观点的影响:在中国,高等教育是真正能够改变家庭的社会阶层分布的关键性渠道,每个孩子不仅在选择着自己的未来,同时也背负着一个家庭的命运。
上一条:热议:仿写的高分作文在打谁的脸? 下一条:教员思考:当家长要求你调查孩子隐私时